时间和空间

现在看到雪,我也少了那种儿时的喜悦,现在也是觉得在也平常不过。反倒是哪年冬天不下雪,可能还会给我产生深刻地记忆。以前我也觉得,那些说生活乏味的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世界这么有意思,时间大把大把的有,想去干嘛就去干嘛。直到我也走向社会几年之后,

人生不是马拉松

可能到了年底,多少对于这一年有的一点期望,都幻化成为无头无尾的空炮弹,打在自己的身上却不痛不痒。要说一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就是日历被换掉的那刻,逝去的时光无法再次追回,只能靠着怀抱来年的憧憬,以及对未来的幻想,流着口水夹着尾巴,穿梭在欲望和霓虹之中。 (PS:

A House With No Name

回家的路上在想为什么之前的人那么的才华横溢,尤其是80年代,感觉离我们最近的流行文化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来的。看到一些老照片,大蛤蟆镜,喇叭牛仔裤,卷发和胡子,都是那个时代最新潮的。现在看到三十多年前的照片,并没有多少违和感,因为时代的变迁,加上信息流通的加剧,

如何看待压力

压力存在于这个浮躁的社会的任何一个角落,是一个当代人都需要直面的社会问题之一。它即可以是有形的,例如商品社会中,每个人的经济压力,潜水时的水下压力。当然它也可以是无形的,如人在社会集群中的社会阶层压力等等。 压力是没有办法避免,同时它也是不能被完全消除的。只要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压力。

科技改变生活,技术连接生活

相较于第一代的小米手环,这一次让我觉得最大的体验就是,快捷,易用和忘记它的存在。我对于扫码乘车非常排斥,角度和距离控制不好,经常会让后面等待的每一位朋友损失生命中的几秒,因此本着节省自己和他人时间,我会使用公交卡。 手环NFC有天然的优势,容错率高。这段时间做地铁抬手进站出站,

I Do What I Want

在阳历年过后,马上就要迎接来阴历年。不知不觉这一年又已经到头了,感觉时间过的要比预想的快太多了。现在还能回想起来去年过年之前,同样是在最后一个聚餐的工作日。我坐在李哥他们的办公室,听着歌,写下来一篇文章-Think Different。 年复一年的工作,让我更加的觉得自己像一个机器一样,

音乐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大,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用一个物品描述另外一个物品。如果说音乐至于我是什么,我只能说这是一种与自己情绪的沟通方式。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可以找到属于冰山之下的情绪,也能串联出来某一段回忆。 中学时代,感谢步步高复读机,让我第一有了AB双面听歌的习惯。软磨硬泡,

那一年的校内网,风华正茂

早上看到消息说人人网被收购了,着实吃了一惊,不光是因为这个价格,还因为居然他们还活的可以。媒体上面没有做过多的报道,做了报道的也没有用太多的篇幅。好像这个地方已经被人所遗忘了。 在离开大学的这几年里,我还时不时的上去逛一圈,直到它把直播作为登陆后的首页,我就以季度为单位,偶尔上去看一下。

商品社会

听到《不说》这首歌的时候,脑子里面想起来的是小岳岳在《从你的世界路过》里面追着柳岩的出租车,大声狂哭的画面。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段经历,苦苦想要得到的,在某一个瞬间发现再也得不到了。哭过,嘶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