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想到一些青春里关于吃饭的回忆。

高三的一段时间里,每周五放学后,我,邹,白,还有已经忘记名字的同学。会定点的去一家泡馍馆 -- 马家泡馍馆。来上一碗普通羊肉泡,再灌上几口羊肉汤。偶尔资金充裕的话,整个小份半斤装太白酒。那个时候,我对白酒一点都不感兴趣,自然看着他们喝的开心。我安安静静地笑一笑,专心吃饭。忘记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项活动的最终停办。可能是因为要备战考试,也或许是大家吃腻了。总之,这种定期定点的聚餐活动,也就在青春的岁月里画上了句号。之后,大都是在夜市一条街上,吹牛,拼酒,忆往昔。没怎么想过未来的样子,这是青春给我们权利,挥霍今天的权利。

要说起来,我大学后也偶尔吃过这家泡馍。店面没变,大厨没变,份量也没变,可怎么也吃不出来当时的那种味道了。吃了大半碗,喝着寡淡的羊肉汤,和着那些依稀可见的记忆,通通塞进了我的胃里。胃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我却起身,出门,不打算再吃下去了。

现如今,那些记忆,早已被岁月稀释。而那碗羊肉汤,只怕是也变成了白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