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will be fine

经常看见美国电影中会说Is Okay. Everything will be fine.最后确实是所有的事情都变好起来了。人物角色的转换和能力的提升,会让一切都好起来。但是,电影是高于生活的产物。现实生活永远不会像电影那样,一帆风顺或者跌宕起伏。现实就是如果你不去努力不去奋斗,什么事情改变,不好的东西仍然存在,好的东西也不会变的更好。毕竟will be 不是must be,是得靠自己双手才会有更加不一样的未来。…

时间和空间

现在看到雪,我也少了那种儿时的喜悦,现在也是觉得在也平常不过。反倒是哪年冬天不下雪,可能还会给我产生深刻地记忆。以前我也觉得,那些说生活乏味的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世界这么有意思,时间大把大把的有,想去干嘛就去干嘛。直到我也走向社会几年之后,逐渐地我也将自己困在了原地,每往出迈一步,都需要耗费特别大的能量。在这些能量消耗完了之后,可能又回归到原地。18 19年我特别喜欢问一件事情,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现在的我也算悟出来一些道理——这些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人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堆随机时间的叠加而产生的。至于我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同理,不是任何事情都会有意义。活着就是活着,看书就是看书,发呆就是发呆,自己喜欢就好。现实的社会,给了我们很多的框架,成功学,励志学,金融学,这些不重要,自己怎么样灿烂而短暂的绽放自己生命的力量才值得思考。只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或许才会找到那个所谓的意义。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空间,也有自己归属的时间,区域和时区都是不同的。有的人在南半球,有的人在东八区,各自都在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书写着自己的人生。不用嫉妒,不用嘲笑,更不用纠正,…

人生不是马拉松

可能到了年底,多少对于这一年有的一点期望,都幻化成为无头无尾的空炮弹,打在自己的身上却不痛不痒。要说一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就是日历被换掉的那刻,逝去的时光无法再次追回,只能靠着怀抱来年的憧憬,以及对未来的幻想,流着口水夹着尾巴,穿梭在欲望和霓虹之中。(PS:打开一瓶冰的气泡苏打水,让我在冬日里感受到夏日的清凉。)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公路上,有的时候却不知道下一站将会在哪里。毕竟人生嘛,肯定不会像高德地图一样,每次都提供你一个最优的且可以到达的终点。路该怎么走,还剩多少里程,什么时候能到达,路上有没有拥堵,我都能精确知道。人生的旅途也因为如此,充满了各种可能,充满了各种精彩。是谁规定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重复地一步又一步,从起点跑向终点。きょうも走りつづける。今天也继续跑着。だれだってランナーだ。每个人都是跑者。时计は止められない。时钟无法暂停。时间は一方向にしか流れない。时间往前不停流逝。後戻りできないマラソンコースだ。这是一场不能回头的马拉松大赛。ライバルと竞い合いながら、边跟对手竞争着。时の流れという一本道を、ぼくらは走りつづける。边在时间洪流这条直路上跑着。より速く。一歩でも前に。比别人跑得更快。哪怕只快一步。その先に未来があると信じて。…

A House With No Name

回家的路上在想为什么之前的人那么的才华横溢,尤其是80年代,感觉离我们最近的流行文化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来的。看到一些老照片,大蛤蟆镜,喇叭牛仔裤,卷发和胡子,都是那个时代最新潮的。现在看到三十多年前的照片,并没有多少违和感,因为时代的变迁,加上信息流通的加剧,反而我更加容易的知道之前那个年代。时代就是一个轮回,大师都是一波来一波又去的,历史和经济一样,有波峰也有波谷,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在华夏文明的土壤中很难说要谁去包容谁,包容别人向来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从地域,民族,性别还是年龄上,我们都无法做到包容别人。这一点日本做的比我们好,尽量不去麻烦别人,麻烦了一定要厚谢。其实,想做到这一点,需要一点点同理心,即我深知被别人麻烦的痛苦,所以,在麻烦别人的时候,我就会先尽可能的把自己这一端的事情处理好,避免太过于麻烦他人。 在中国从小孩的教育中就能看得出来,包容永远不会是一个重要的项目,甚至从来都没有教过需要包容那些不同。从小我们就被当作一个个标准化的模板。见老师需要说老师好,男生不能留长发,女生不能剪短发,这些深刻的存在每一个人的潜意识当中。每当看到社会有男生留了长发,大部分的想法都是,这个人好个性啊。但是,真正欣赏或者去追求的人又是寥寥无几,当然我指的不是长发飘飘的男人。当然好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