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人生不是马拉松

可能到了年底,多少对于这一年有的一点期望,都幻化成为无头无尾的空炮弹,打在自己的身上却不痛不痒。要说一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就是日历被换掉的那刻,逝去的时光无法再次追回,只能靠着怀抱来年的憧憬,以及对未来的幻想,流着口水夹着尾巴,穿梭在欲望和霓虹之中。(PS:打开一瓶冰的气泡苏打水,让我在冬日里感受到夏日的清凉。)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公路上,有的时候却不知道下一站将会在哪里。毕竟人生嘛,肯定不会像高德地图一样,每次都提供你一个最优的且可以到达的终点。路该怎么走,还剩多少里程,什么时候能到达,路上有没有拥堵,我都能精确知道。人生的旅途也因为如此,充满了各种可能,充满了各种精彩。是谁规定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重复地一步又一步,从起点跑向终点。きょうも走りつづける。今天也继续跑着。だれだってランナーだ。

  • Domon
    Domon
4 min read
A House With No Name
生活

A House With No Name

回家的路上在想为什么之前的人那么的才华横溢,尤其是80年代,感觉离我们最近的流行文化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来的。看到一些老照片,大蛤蟆镜,喇叭牛仔裤,卷发和胡子,都是那个时代最新潮的。现在看到三十多年前的照片,并没有多少违和感,因为时代的变迁,加上信息流通的加剧,反而我更加容易的知道之前那个年代。时代就是一个轮回,大师都是一波来一波又去的,历史和经济一样,有波峰也有波谷,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在华夏文明的土壤中很难说要谁去包容谁,包容别人向来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从地域,民族,性别还是年龄上,我们都无法做到包容别人。这一点日本做的比我们好,尽量不去麻烦别人,麻烦了一定要厚谢。其实,想做到这一点,需要一点点同理心,即我深知被别人麻烦的痛苦,所以,在麻烦别人的时候,

  • Domon
    Domon
5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