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共计 6 篇文章

其物如故,其人不存

昨晚12点30才躺下,一直没有睡着,不知道最后几点入睡的。夜里一直翻腾的厉害,想这想那的,最终在3点多的时候,起床上完厕所,回来勉强让自己躺到4点多,就再也找不到睡意了。既然睡不着,索性就起床吧。在客房的窗户那里待了一会,车很少,可鸟很多,都在那里叽叽喳喳地叫,这点让我非常的意外。曾几何时,我已经在城市中除了公园之外很难找到这么多鸟儿的声音,可今天早上这么早,这么多鸟,还是让我有点吃惊。在习惯了公司,小吃城,家里;工作,吃饭,睡觉;睁眼,闭眼,再睁眼等一系列流程之后,逐渐地削弱了我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大部分视野的出口都是小小的屏幕。一来到废都,

不能,不明白

我大概是03年接触PC互联网的,那个时候对这个巨大的机器保持中立,不喜欢也不反对。直到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喜欢的网站没法正常的访问,查阅了一部分资料之后才知道,原来身前的围墙已经越建越高。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其他网站可以上就行了,少了那几个不算什么。到了10年,上了大学,发现很多人居然连这个墙是什么都不知道,我非常诧异。就如同我在四面还乡的小县城中幻想大城市人,直到我真正来到大城市,看到这些人的生活之后的那种诧异一样。百度能给到的信息越来越少,广告越来越多,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想尽一切办法去访问远方的Google。当时市面上也有三四款爆款软件,我选择了道路曲折的GAE + Python的方式。换到这种道路去看远方的互联网,真的感觉很好。使用体验,信息的获取程度,自由开放的程度,都是我以前不曾有过的。那一刻,我已经知道了,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经常看见美国电影中会说Is Okay. Everything will be fine.最后确实是所有的事情都变好起来了。人物角色的转换和能力的提升,会让一切都好起来。但是,电影是高于生活的产物。现实生活永远不会像电影那样,一帆风顺或者跌宕起伏。现实就是如果你不去努力不去奋斗,什么事情改变,不好的东西仍然存在,好的东西也不会变的更好。毕竟will be 不是must be,是得靠自己双手才会有更加不一样的未来。

时间和空间

现在看到雪,我也少了那种儿时的喜悦,现在也是觉得在也平常不过。反倒是哪年冬天不下雪,可能还会给我产生深刻地记忆。以前我也觉得,那些说生活乏味的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世界这么有意思,时间大把大把的有,想去干嘛就去干嘛。直到我也走向社会几年之后,逐渐地我也将自己困在了原地,每往出迈一步,都需要耗费特别大的能量。在这些能量消耗完了之后,可能又回归到原地。18 19年我特别喜欢问一件事情,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现在的我也算悟出来一些道理——这些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人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堆随机时间的叠加而产生的。至于我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同理,不是任何事情都会有意义。活着就是活着,看书就是看书,发呆就是发呆,自己喜欢就好。现实的社会,给了我们很多的框架,

人生不是马拉松

可能到了年底,多少对于这一年有的一点期望,都幻化成为无头无尾的空炮弹,打在自己的身上却不痛不痒。要说一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就是日历被换掉的那刻,逝去的时光无法再次追回,只能靠着怀抱来年的憧憬,以及对未来的幻想,流着口水夹着尾巴,穿梭在欲望和霓虹之中。(PS:打开一瓶冰的气泡苏打水,让我在冬日里感受到夏日的清凉。)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公路上,有的时候却不知道下一站将会在哪里。毕竟人生嘛,肯定不会像高德地图一样,每次都提供你一个最优的且可以到达的终点。路该怎么走,还剩多少里程,什么时候能到达,路上有没有拥堵,我都能精确知道。人生的旅途也因为如此,充满了各种可能,充满了各种精彩。是谁规定人生就是一场马拉松,重复地一步又一步,从起点跑向终点。きょうも走りつづける。今天也继续跑着。だれだってランナーだ。

A House With No Name

回家的路上在想为什么之前的人那么的才华横溢,尤其是80年代,感觉离我们最近的流行文化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来的。看到一些老照片,大蛤蟆镜,喇叭牛仔裤,卷发和胡子,都是那个时代最新潮的。现在看到三十多年前的照片,并没有多少违和感,因为时代的变迁,加上信息流通的加剧,反而我更加容易的知道之前那个年代。时代就是一个轮回,大师都是一波来一波又去的,历史和经济一样,有波峰也有波谷,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在华夏文明的土壤中很难说要谁去包容谁,包容别人向来是非常困难的。无论是从地域,民族,性别还是年龄上,我们都无法做到包容别人。这一点日本做的比我们好,尽量不去麻烦别人,麻烦了一定要厚谢。其实,想做到这一点,需要一点点同理心,即我深知被别人麻烦的痛苦,所以,在麻烦别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