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打电话给媳妇的时候,不自主的哽咽了起来。其实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在女人面前流泪并不是一个什么好
的事情。但是很难抑制住心中的情绪。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其实不怎么觉得;在一起后,还是依旧有着自己的那份执着的坚持和不屑;时间过去5年,
我慢慢的放下了疲惫的心灵,愿意向和我走辈子的人去诉说了。

很难想象现在没有了她会怎么样,但是很明确的能知道,自己其实也软弱了不少,之前那么多能一人承担下来
的事情,现在也慢慢的变了。

从高中就一心选择了计算机专业,上大学看到了外面不一样的世界,学了摄影,跳了街舞,心里的舞台也越来
越远,越来越大。曾经意气风发的想去国外的土地,看看真实的万恶的资本主义是什么样子的。说道最最想去
的地方,那非加利福尼亚莫属这样的地方莫属了。

以我目前的境界,静下心来想了想喜欢加州的原因是什么,无外乎一下几点:

  • 加州有科技行业的硅谷,大二看了吴军博士的《浪潮之巅》后,更加的喜欢
  • 加州有我痴迷的西方电影工业的根据地好莱坞,嗯,在马男里面没有D
  • 看了《重庆森林》后,想用一张过期的机票去看看加州的模样
  • 还有很多细小的方面,就不一一列举了

从大学一直到现在,隔一段时间,步长大概是一个月,梦境或者现实发呆中就能出现这样一个画面:

我飞跃千山万水,最终抵达了梦寐以求的加州。我拉着媳妇的手,心里自然是无限的感触,我说到:
貌似每一段时间我想到的想说的话都不一样

  • 历经千辛万苦,我总算过来了
  • 加利福尼亚的天气真的和我想的差不多哦,咸咸的,夹杂着海风的味道。吹过你的发,穿过我的腿
  • 妈的,奋斗是有意义的
  • 无语凝噎
  • ...
    太多的版本了,有时候醒来能记住,有时候却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我都能感受到我身处当时心里的不安与
    激动。人生其实兜兜圈圈,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的梦想还是需要去实现的。

即使现在过的有点不尽如意,很有可能三年后的我,对现在的境遇也就是一笑而过,罢了。但,人是个奇怪的
物种,得到和失去,豁然和睿智,其实幕后的黑手都是一个--时间。我们无法摆脱它,无法逃避它,无
法逆转它。

所以每天我对着自己默默的说,再坚持坚持,再努力努力。我渴望看到梦想照进现实的那一天,时间自由&财
务自由的那一天,和你牵手走遍世界的那一天。好像不远,但实在不近。

说着电话,说着梦想,我竟然哽咽了。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心酸,不解和委屈,就这么和着眼泪流出眼睛。大
三学业最紧张的那段时间,看完《激战》,改了一个签名:

怕,你就输了一辈子。
当时,毛头小子一个,没有步入社会,充满不屑与倔强。前不久,无意中又看到了这句话,仔细的一想,自己
好像确实收敛了很多,不知道是社会磨平了我的棱角,还是我自己怕了起来。

下午,公司放了几首周杰伦的歌,其中有一首是半年前的专辑的歌,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我喜欢
歌里的周杰伦,还是那样的味道,还是我喜欢的痞痞的Jay。

闭上眼,我一路向北,开着我的AE86,站在了火车道的一侧,停了下来。火车缓缓驶来,另外一侧是个渐行渐远的
背影,那个孩子真的有点像我,瘦瘦的,毛寸头,驮着背,甩着腿。

我大声的呼唤,他并没有回头,直到火车隔绝了我俩。可笑,一辆火车,让我不敢去面对你。

若,下次遇到你,请告诉我:你曾是少年。

听着Jay的歌,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点半,睡一觉起来,我应该会笑一笑吧。

晚安,陌生的城市;晚安,远方熟睡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