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上班的路途当中,想着今年的伊始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心情,去迎接这新的一年。也不清楚,自己在这样的一年里,究竟会变成怎样。可是时间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妙,天天看着它的时候并不觉得过的快,反而是恍惚之间,它就快马加鞭的换了一本日历。要说过去这一年具体经历了什么,我自己也想不出来那么多琐碎的日子,或许有那么一点乏善可陈,缺少新意。不过,真实的生活应该也是如此,大起大落的日子毕竟是少数,每段人生都会趋于平静。

诗,远方和田野,渐渐地也变成心里的一块自留地,存在的意义是来抚慰城市生活带来的困惑和压抑。如今的我也会感觉到有只「看不见的手」,再不断推着自己往前走,无论做好准备与否,该被拍在沙滩上还是躲不过。

31岁的感觉比起30来,像是周二之于周一,清晰地知道周末不在了。小时候意淫里想过自己十八岁,二十二岁、二十五岁、二十八岁、三十岁甚至退休之后的生活,就是从没想过之间的人生,像一个巨大的空白。所以跑入这个空白的时候,感觉是一点荒诞、脱力和茫然。不过也不会茫然很久,因为生活会推着你走。 -- 重光

也可能是到了奔四的节点上,终究还是对于年龄有了另外一种感知。完完全全不同于20岁那时,对未来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幻想和期望,也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不美好的社会。现在的我,更加真实的感受到了社会之锤的力量,也把我从一个愣头青砸成了方方正正的铁块。我变得更加现实,而少去做梦。偶尔在夜不能寐的时候,辗转反侧之于做一个第二天就会忘却的夜日梦,来慰藉一下心里的空虚和无奈。大宗商品买不起,而小件商品早就缺失了购买欲望,剩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天又一天的重复。与《Free Guy》里的Guy不一样,人没法按照程序设定好的心情和事件一次又一次的循环。那种期望着第二天日出到来的日子,好像越来越少了。要说人怎么是动物呢,连生活习性和心态转变都和动物无二样。现在我更加像那头富贵的老黄牛,安安心心的犁地,累了就发会楞,完了又继续往前走。在看到新生小动物的时候,偶尔还会传递着各种「伪」经验,殊不知这也是以前自己所鄙弃的油腻-「好为人师」。

这样真的就无可救药了嘛?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世界的人不都应该死在奔四的道路上。年龄增长当然会让我们更加稳重和成熟,得用来迎接人生中的下一个重要的阶段。每个阶段都有那个阶段的乐趣,不必回首过去的美好,瞻望未来的幸福。并且在这个阶段,有了一些财务基础之后,大概率能够为自己喜欢的东西投入一点金钱和时间(时间或许不一定),这也能使漫漫人生路中充满属于自己的乐趣和快乐。我也渐渐地在书中找到一些作者的智慧,以此来抵抗这或喜或悲的人生。永远会提醒自己,「生活的悲欢离合远在地平线以外,而眺望是一种青春的姿态」。

《那时我们还年轻》

作者:北岛

那时我们还年轻。

穿过残垣断壁苍松古柏,

我们来到山崖上。

沐浴着夕阳,心静如水,

我们向云雾飘荡的远方眺望。

其实啥也看不到,

生活的悲欢离合远在地平线以外。

而眺望是一种青春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