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on

Life is Simple [+] Menu


2月阅读书摘

书摘

2月阅读记录: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Done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 Done
《弃猫》Done
《大败局1》Done
《大败局2》2%
《解密Instagram》5%

2月阅读书摘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第2章 自由与理想

那些年,我开始信奉这样一句格言——“作为知识分子,你必须有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罗斯福的这句话里有一种决然的挣脱,它告诫我,读书人应摆脱对任何外部组织的人身和物质依附,同时,其职业选择应该来自兴趣和责任,而与生存无关。

第5章 我的偶像李普曼

他论证了“公众舆论”的脆弱、摇摆和不可信任。他指出,现代社会的复杂和规模使得一般人难以对它有清楚的把握。现代人一般从事某种单一的工作,整天忙于生计,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深度关切他们的生活世界。他们很少认真涉入公众事务讨论。他们遇事往往凭印象、凭成见、凭常识来形成意见。正因如此,社会需要传媒和一些精英分子来梳理时政,来抵抗政治力量对公众盲视。这些声音听起来由陌生而熟悉,渐渐地越来越刺耳,现在我把它抄录在这里,简直听得到思想厉鬼般的尖叫声。

第7章 读书与旅行还真的不是事

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中说:“我们从旅行中获得的乐趣,或许更多地取决于我们旅行时的心境,而不是旅行目的地本身。”

第10章 被知识拯救的生命

说实在的,我没有办法确切地回答这些问题。当我们指责这个商业年代的浮华之时,其实自己的那张书桌和那份平和的读书心境也在逝水中渐渐飘远。

第11章 其实那年我也有50万

人生苦短,你会干的事很多,但真正能脚踏实地去完成的事情却很少,就正如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说过的那句话:“所有我们完成的美好事物,没有一件是可以迅速做成的——因为这些事物都太难,太复杂。”

第15章 总有一代人会实现我们的梦想

对于一个以“致富”为唯一生存准则的时代,丛林法则和达尔文主义的盛行似乎是一种必然。但是,总归要有那么一些人去呵护住最后那点理想的火星,总归要有那么一些人用夸张和尖厉的声音去引导精神的方向。

第21章 花开在眼前

花开在眼前/已经开了很多很多遍/每次我总是泪流满面/像一个不解风情的少年;
花开在眼前/我们一起走过了从前/每次我总是写下诗篇/让大风唱出莫名的思念。

第23章 找到廖厂长

“一个人用自己的心灵去处理事情,他根据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根据心灵本身。”蒙田说。

第32章 我一点也不留恋这个时代

我希望穆罕达斯·甘地式的观念能成为普世的生命观。这位终生节俭而倔强的印度人将下列现象称之为“可以毁灭我们的事物”,它们包括——没有规则的政治,没有良知的快乐,没有劳动的财富,没有个性的知识,没有道德的生意,没有人性的科学,没有牺牲的信仰。

第48章 “病人”王石

在首页的第一行便有王石引用哈维尔的一句名言:病人比健康人更懂得什么是健康,承认人生有许多虚假意义的人,更能寻找人生的信念。

海德格尔说:“当你们真的听懂我说了什么的时候,你们就完全地错了。”

第58章 再也不会有德鲁克了

他们认为一个企业就应该是一台挣钱的机器。譬如,一家公司造鞋,所有的人都会对鞋子没有兴趣,他们认为金钱是真实的,其实,鞋子才是真实的,利润只是结果。”我不知道别人读到这段文字时是什么感受,至少我是非常的感动。从这句话开始我觉得自己似乎触摸到了管理的核心。也许我们真的太漠视劳动本身了,我们只关心通过劳动可以获得多少金钱,却不太关心劳动本身及其对象的意义。世界上之所以需要鞋匠,是因为有人需要鞋,而不是因为鞋匠需要钱。

《投资中最简单的事》

第一部分 投资理念

股价的短期起伏,反映的只是看客们的情绪波动,与企业价值无关。

03 便宜是硬道理

其实,2011年的市场让许多人都比较失望,感觉好像大股票不行小股票也不行。为什么会这样子呢?很简单,我们看一下货币的供应量M2,2011年与2010年相比,增速只有12.7%。我们都知道,M2的合理增速应该大致比名义GDP快2~3个点。相对于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当前的货币供应量只是一个基本的、能够满足现有经济运行需要的水平。因为2011年通胀水平大概为5%,GDP增速为9%,加起来有14%,所以合理的货币供应量M2增长速度应该在16%~17%,但货币增速只有12%,与合理值相差了大约5%。

和巴菲特所说的找那种“傻子都能管”的公司类似,我一般都是看这个公司如果我去当CEO是不是可以管好,如果我也能管好,那就是“傻子都能管”的公司,如果傻子能管好我就买,这些因素决定了谁管都可以。许多大公司每年利润几百亿元、几千亿元,但不见得是靠管理层的本事,谁都能做管理层的公司就是好公司。

第二部分 投资方法

很多人会讲,买便宜货这种方法是捡烟屁股,是“烟蒂投资”。巴菲特也说过,宁可用合理的价格买一个伟大的公司,也不要以很低的价格买一个一般的公司。这句话我是完全认同的,但是在实践中我做不来。为什么呢?你认为中国有多少家公司可以被称为“伟大的公司”?市场整天在炒的这些50倍市盈率的公司,都说会是“下一个伟大公司”,又有几个真的能兑现的?我认为彼得·林奇说得对,他说当有人告诉你“A公司是下一个B公司”的时候,第一要把A卖掉,第二要把B也卖掉。因为第一,A永远不会成为B;第二,B已经被当作成功的代名词,说明它的优点可能已经体现在现在的股价中了。

很多人炒新兴行业根本没有把这些行业搞清楚,其实这些行业还处在婴儿期。买一只股票,要讲究买在什么阶段。如果我们可以提前付一个人一笔钱买断他一辈子的收入,那么你愿意在什么阶段买?你愿意在他读幼儿园的时候就付这笔钱么?就因为他是一个新兴行业、是一只成长股?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办法判断!你可以等到大学,如果他读的是名牌大学,未来成功的概率会大一点。不过最好是等到他工作三年以后,可以看到他是不是在一个好行业中找到工作、晋升的速度是不是较快,那个时候是最好的。买入一个真正好的公司、好的行业,你永远都不会太迟。就像百度、腾讯这种股票,一直等到它们把对手打趴下了,在优势已经很明显的2005年再买,也还有几十倍的空间。

05 宁数月亮,不数星星

买黑马股的人有点像赌石:买块不起眼的石头,期待能开出好玉来。2013年的情形是太多的人争着去赌石,玉没人买,结果石头的价格被炒得跟玉的价格很接近:有些还不怎么盈利的黑马股的市值已到了两三百亿元,而寡头行业龙头的白马股的市值也不过五六百亿元。这时候,我宁可买玉。

|投资随想录|

数人的原理比数牌更简单:当大家都集中在某些板块抱团取暖时,这个板块的上升空间也就很有限了;当大家都对某些板块避之唯恐不及时,这个板块也就跌得差不多了。股市就像玩跷跷板,你想比大多数人站得高,诀窍是站在人少的那一边。

08 真假风险与安全边际

股市如围城,城内的人在往外逃,城外的人在往里冲。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过两年回头看,就会明白那句老话:股市永远是有钱的人获得更多经验,有经验的人获得更多钱的地方。

鼻莫如大,目莫如小 韩非子说,雕刻的原则是鼻子不如先做大一些,眼睛不如先做小一些,因为“鼻大可小,小不可大也;目小可大,大不可小也”。

|投资随想录|

芒格对年轻人择业有三个建议:别兜售你不相信的东西,别为你不敬佩的人工作,别和你不喜欢的人共事。生活所迫时,要满足这三个条件简直是奢侈。但是第二条,找一个你敬佩的老板,却是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尽量坚持的。

13 傻瓜定价说

市场的极端价格常常是由最大的傻瓜决定的,所以股价总是上涨时超涨,下跌时超跌。

15 树动风动心动

“心在动”常对“风在动”推波助澜,把五级风放大为十级,此时人们已不关心“树动”与否,反正玩的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其实,研究“心动”的人赚的是彼此的钱,玩的是一赢一输的零和游戏;研究“树动”的人赚的是树木成长的钱,玩的小树长成大树的正和游戏。

《弃猫》

这是我的童年与猫有关的另一个清晰的回忆。它给还年幼的我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下来比上去难得多。”说得更笼统些就是——结果可以轻而易举地吞噬起因,让起因失去原本的力量。这有时可能杀死一只猫,有时也可能杀死一个人。


Written by Domon. Published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