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社会

听到《不说》这首歌的时候,脑子里面想起来的是小岳岳在《从你的世界路过》里面追着柳岩的出租车,大声狂哭的画面。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段经历,苦苦想要得到的,在某一个瞬间发现再也得不到了。哭过,嘶喊过,沉沦过,但最终我们仍然是会走出来的,无论是时间的作用,还是自己的作用。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所以也就不存在标准答案。

当然我说的不单单指爱情,其实对于自己的梦想也是如此。小时候科学家和军人有可能是我们大部分人随口而出的一个未来职业。初中高中可能幻想自己能和娱乐明星一样,站在光鲜亮丽的舞台,让所有人知道自己不一样。上了大学希望自己能和都市白领一样挣很多的钱,过着小资且自由的生活。毕业工作几年后发现,这些梦就像天上的云朵一样,飘渺,虚无。我们和这些云接触最近的时候,也不过是穿行在平流层的那几个小时而已。当我认识到我无法像鸟一样飞向我梦想的那多云的时候,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想方设法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才最重要。既然我不是鸟,那我可以变成我自己,奔跑着去找寻真正属于我的草原。

在刚刚步入社会的头两年,我所幻想自己想要的生活是这样的,周末带着自己的MBP,去星巴克坐着喝一杯冰美式,戴上耳机听一些自己喜欢的歌。但当我真正的做到了自己想要的这一切,我发现这些都是我自己给自己框定的一个意向,我其实对于这样的生活一点都不Care。甚至说还挺厌恶。看起来逼格很高和真正的逼格高差别是十万八千里的。从内心出发,我想我对于之前幻想的星巴克生活只不过是觉得这样被别人看起来特别小资罢了。

曾经我也以为物质生活是高于精神生活的,能用上最新的手机,最新的电脑,潮流的衣服,小众一点的生活方式等等。当我现在差不多可以达到消费主义给我定义的一些标签之后,我发现我不但没有感觉更加幸福,反而惆怅和反感。我真的需要这些物质,还是我被社会的消费主义误导了?很显然,后者占据了大部分我的消费行为。

人的欲望就像一个无底洞,物质生活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这一次的欲望被买买买满足了,隔段时间下一次的欲望必然比这一次的大更多。在郑钧的《商品社会》里面描述的特别的深刻。

为了我的虚荣心 我把自己出卖
用自由换回来 沉甸甸的钱
以便能够挤身在
商品社会 欲望的社会
商品社会 令人疯狂的社会
热热闹闹人们很高兴 欲望在膨胀
你变得越来越忙 物价在飞涨
可我买得更疯狂
商品社会 欲望的社会
商品社会 没有怜悯的社会

消费主义导向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让本该幸福的我们,最终陷入到无休止的欲望和疯狂当中。也就是在这两年,我对于消费主义少了之前那种执念。苹果,Android都可以,我要的只不过是一个能让我享受互联网便利的手机而已。Mac,PC都可以,我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能让我工作能正常开展的电脑而已。衣服穿着舒服即可,食物吃着好吃就行。慢慢的我发现,从物质生活转向精神生活,使我幸福感增加不少,也让我更加清楚明白的知道欲望是什么。

欲望就是一辆开往Anywhere的列车,我需要当司机掌控它,而不是作为乘客任由它带我去那无尽的深渊

-------------The End-------------
请我喝一杯啤酒~